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十步之内,必有美食:吃货的文艺世界
2014-07-22 16:00:10  来源:百度百家  作者:马乔  关注:  点评:0点击收藏
龙媒网(www.longmeicn.com):

导读:酒肉穿肠肚,佛在心中留,龙媒网今天为大家推荐一篇来自吃货马乔的文章,吃货不可怕,可怕的是吃货文艺炫耀。

小时候看金庸武侠,读到《神雕侠侣》绝情谷里寻找情花之毒的解药那一节,黄蓉说:“我师父洪七公他老人家曾道:‘凡毒蛇出没之处,七步内必有解救蛇毒之药’。”

当时觉得很神奇,并且以之为真理,和小伙伴在野外玩耍时,看到蛇爬过的地方的花花草草都会觉得它们很了不起。那时候,我自然是选择性忘记了我们那里有的只是最常见的水蛇,没毒。说起来,小学时候的我经常会和小伙伴们去野外抓蛇玩——

见到一条正在地上爬行的蛇就会跑过去,拎起它的尾巴,这时候蛇一般会耸起脑袋来咬人,我们的选择是赶紧用力抖几下,把它翘起来的脑袋甩下去,然后直接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这时候蛇差不多就被我们搞的七荤八素了。然后我们会再把蛇捡起来,像绳子一样缠在手腕上玩。

\

这事后来被大人们知道了,训斥我们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要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搞不好被蛇咬一口会中毒的(这时候,大人也选会择性忘记了我们那里的蛇无毒)。我当然是唯唯诺诺地认可大人们说的,但心里却正在拽着从武侠小说里学到的一句词”艺高人胆大“。

俱往矣。现在自然知道“凡毒蛇出没之处,七步之内必有解药”这句话是不靠谱的。如今身在城市之间,很少再有小时候那样在广阔的乡野间快活地放肆的机会了,蛇虫藕荷只能在怀旧的灵光闪现、追忆似水年华时,从记忆的深海里捞出来遥想。

突然很恶趣味地想到曹丕曹植两兄弟“七步成诗”的老梗,是不是可以这么脑补——毒蛇君曹丕,咬了他老弟曹植一口,曹植无法可想,于是秉持“凡毒蛇出没之处,七步之内必有解药”的朴素的文艺情怀,七步成诗,找到了解药,得以自救。

说笑了。这些记忆和见识里的“野趣”只能时常反刍一下,略作消遣,无聊的生活于我而言,敢于理直气壮地宣之于口的不过是“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这等俗念罢了。比如,我会很没有志气的说“酒池肉林想想也有些小激动嘛,哈哈。”

我在有些地方给自己的个人简介是“精通做菜”,其实略有夸张,我擅长的只是有限的几个我自己爱吃的菜而已,比如土豆、蒸鱼、清汤等等。出门在外的人知道,最忍不了的馋就是家乡的菜肴和妈妈调制出的味道。在北京吃好,对于挑嘴的我来说,有些难。于是每一周、每一月在吃过N多馆子之后,总要找机会自己下厨,凭着记忆试着做出妈妈在家做过的一些菜式吃食来好好慰藉下自己的口腹之欲。所以,这两年我也会尽量就着出差的便利,吃吃家乡的家常菜和小吃,每能成行,便觉大善。

2012年五月,我从上海回到武汉,跟小伙伴们合租了一套很大的房子,每天吃喝玩乐潇洒了大半年,无所事事到那半年经常会窝在家里自己做吃的,肉末豆腐、红烧肉、红烧排骨、煨汤、焖锅……到后来做菜到无趣了,就又来憋一些关于吃食的穷酸文章,附庸风雅地想表现出自己于厨事之间的某种情怀。摘一篇放这里看看——

十一月一日。
天渐渐冷清。习惯了光着睡觉,这几天总感觉有凉沁沁的风往被窝里钻毫不羞臊地依偎着我轻声呢喃。
秋风起。走在外面的人也渐渐的添加了衣物,男人们无非做个加法,姑娘们却一如既往的花样繁多,各种打底衫裤外套长裙小棉袄,似乎无论在什么季节她们总能把自己收拾打扮得无比娇俏。
秋凉作。穿的便不再清凉,吃的自然再不图冰爽。苦夏难捱,秋季却最宜进补,各种汤头自然少不了。这些时日,我们逢餐必汤,胃怕是要养娇了。小时候,每年冬天我总会得一场大感冒,咳嗽不止,我妈就会蒸一颗梨(削皮去核,在去核挖出的洞洞里填上白砂糖放到锅里蒸熟)给我吃,说是润肺清喉。一年四季都不怎么见冷清的火锅生意在这样的季节渐渐变得更加火爆,青菜鱼丸肉脯豆干放在滚烫的锅里稍稍一烫,夹起来,滋溜一过嘴就送到肚里,那叫一个爽利快意麻辣鲜香。秋往深处走,天也变得更加清冷干燥。这样的季节,吃食讲究一个汤糖烫,才真正叫好。
秋浦歌,歌秋浦,秋浦歌里忆黄浦。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上海。魔都居,大不易,首当其冲就是觅食了,要么太远要么偏甜,所以就常常去买小区门口便利店里的关东煮,刚开始觉得不过就是麻辣烫一类的货色,慢慢的吃多了,感觉却很棒,我最喜欢吃鱼豆腐、冬笋。魔都气候相对温和,没有北方那么寒冷不似武汉这样凛冽,如今想来似乎有些怀念,怀念每天早上赶着上班在永和大王的匆匆打包,豆浆加饭团或是牛肉饼五块钱即可,在武汉现在一碗热干面加一杯同样水准的豆浆也并不便宜!怀念每天乘坐着四通八达的地铁穿越沪上的来去如风,武汉的2号线在今年到底能不能坐上呢?
秋浦歌,歌秋浦,秋浦歌里鹦鹉洲。今年的这个时候,我在武汉,不在外面,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会在这里衷心的祝福你,祝福你的生活顺当地就像你在想吃的时候就能吃到老家的豆褶和白花菜。我们最近时常会弄些豆褶和白花菜,一锅豆褶或是一碟白花菜就能让一伙子人每个都吃的格外喷香。
今天是农历九月十八,九天前是霜降,六天之后就要立冬了。
秋意浓、凛冬将至秋意浓。

这两年,我在北京。从吃上来讲,见识也略略拓宽了些,比如我以前是不沾海鲜,不吃烧烤的,来京之后,在这两类吃食上被朋友们逐渐同化,发现这些我原来没吃过的东西也别有一番风味。

2013年刚到北京的时候,觉得最有爱的地方在于:午餐是同事们在单位现做,于是中午的一桌菜经常会出现诸如江浙的红烧肉、海派的清蒸鱼虾、北京的羊汤、西北的面食,天南地北烩聚一堂,一顿饭下来自然是尝尽五湖四海的酸甜苦辣咸。后来,团队成员渐多,做一顿午饭的时间成本太高,于是这件工作间隙最别有风味的事情就被暂时搁置了。而那些之前被我们称为“厨娘”的女同事们则把展示厨艺的秀场挪到了微信朋友圈,引来一番口水与“声讨”不提。

2014年,三八节后的第一个周一,我吃到了一盒味道无比鲜美的提拉米苏,这盒提拉米苏出自我的同事葱葱的蕙心兰手。作为同事里第一个吃到这份美味糕点的好吃的我,当即就在微信群里跟其他同事炫耀起来——我当时这样写道:入嘴即化的畅快在停止进食的胃里荡漾起酒精的骚动,一种饱涵甜腻与糯软的温柔的味道在心头氤氲弥散——一个同事评论说我有写情色小说的潜质。果然是“食、色,性也”么?葱葱后来告诉我,她在制作过程中往提拉米苏里加朗姆酒加的有些过量,怪不得我有些上头!当然,除了西式料理,我的同事葱葱还做得一手好菜,色香味俱全。嗯,她就是我上文中提到的“厨娘”之一。

说到提拉米苏,我时常会想,西式糕点们做起来都很清新小资、流程标准,而且利于向人分享炫耀,姑娘们几乎被它们一网打尽。如果现在的姑娘们还愿意高唱“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西点们恐怕就难堪大用了,中式烹调里饭菜羹汤的五味平衡与火候拿捏中蕴含着感情的微妙与深意。老一辈的人到现在还经常会谈论谁家的媳妇厨艺了得,会持家。大概在他们看来,一个能把厨房这个山川湖海天南地北相交杂的地方摆弄平整的女人必然会是一个不错的女主人。

十步之内必有芳草,但要想十步之内必有美食,那就得看运气——比如说你遇到一个厨娘同事,或者有一个袋子里总是装满了零食的同桌,再或者你的生活里有一个善于发现/生产美食的人。人生一世,能称大欲者,莫过食与色。那么,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她还善下厨。”如此,可谓尽善尽美。
分享给我的小伙伴:
0
发表评论
7天最热
7天热评
月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