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鸡血疗法”考:打鸡血来龙去脉,原来如此!
2014-07-22 18:53:49  来源:腾讯大家  作者:任大刚  关注:  点评:0点击收藏
龙媒网(www.longmeicn.com):

当代日常用语中,“打鸡血”大概是上世纪60年代遗留下来,且还在频繁使用的少数文化遗产了。所谓“打鸡血”,简言之,就是抽取公鸡的血液注入人体以治病养生的一种医学手段。笔者从1967年出版的“鸡血疗法”材料及一些其他公开出版物中,约略了解到此事的来龙去脉。

(一)始作俑者的革命经历

从现有材料看,鸡血疗法的始作俑者是“五卅革命老人”(该称号为上海市总工会所授予)、上海亚东医科大学毕业生俞昌时。

俞昌时生于1903年,原籍安徽南陵县谢家坝俞村,父亲曾担任过安徽省参议员。俞家系大地主,有财力于1923年将俞昌时和他弟弟俞昌准分别送入上海南洋医专读书(后改名亚东医科大学)和南洋中学读书。兄弟二人前后于1925年、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求学期间,俞昌时仿效陶行知“平民教育促进会”,在南陵县创办了“民智促进会”并自任主席;1925年五卅运动初期,俞昌时在恽代英领导下工作,两人亲如兄弟,五卅运动演变为惨案前夕,俞昌时与瞿秋白的弟弟瞿景白同时被捕,但旋即释放;6月中旬,俞氏兄弟回到安徽,在南陵县城关举办声援大会,组织游行示威,同时成立外交后援会。

1926年2月初,共青团南陵临时特别支部成立,成员主要是在外读书的青年人,俞昌时参与其中,月底开学,特别支部解散;1927年2月6日,北伐军进入南陵,担任中共南陵特别支部书记的俞昌时带领数百师生和商民在城外夹道欢迎。次日,在城关夫子庙广场举行有千余人参加的欢迎大会。

\

1928年1月上旬,他与弟弟俞昌准一起,领导闻名安徽的谢家坝农民武装暴动,此后,俞昌时还担任过南芜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俞昌准于1928年9月任中共怀宁县委委员、共青团怀宁县委书记。11月被捕,12月被枪决。

据1995年第3期《上海党史与党建》“红色大夫的传奇生涯”(任武雄撰)一文报道,暴动失败后,俞昌时飘泊江湖,生活艰辛,悄悄来到武昌开私人诊所,行医济人。诊所旋即成为中共武昌特支的秘密机关,准备策应洪湖地区贺龙红军的斗争。1932年1月俞昌时被捕,因同时被捕的同志中,有一位难友的亲戚是国民党中央委员,为之缓颊,俞昌时被判5年徒刑。1936年10月俞昌时出狱后,继续在武昌开诊所,许多难友出狱后,跑到诊所暂住休息。一名洪湖地区的小红军出狱后无家可归,在俞家住了十多年,随俞学医,解放后担任江西南丰县卫生院负责人。

抗战爆发后,俞昌时应老同学之邀,到陆军医院当军医。后来长期在南丰县工作,担任南丰卫生院院长,使南丰县成为卫生模范县。不过南丰地方偏僻,俞昌时与党组织失去联系。

1949年5月,邻县的南城已解放。俞昌时迫不及待,和另一名医生跋山涉水几天赶到南城,要求解放军派一个排的兵力解放南丰。南城解放军工作队长不敢擅自作主。百般无奈,俩人只好于翌晨返回。由于受大雨淋湿,俞昌时卧病数日,病愈不久,国民党军队将他逮捕,关押在数百里外的宁都县,遭受酷刑。国民党官员审问他:“为何要到南城去?”“为什么在家中经常聚集青年和社会人士开会?”“为什么在国民党军队中活动,企图阻止破坏公路和电线?”俞昌时都置之不理。而他之所以未被立即枪杀,主要是国民党官员想从他身上敲诈一笔银洋。他答应让家里筹款,稳住了他们。三个月后,解放军114师解放了宁都,将他救出。

俞昌时回南丰后,担任过县人民代表、中西医联合会主任、县总工会副主席等职。后来调往上海,任永安公司工人疗养所所长、上海无线电三厂医师等。十年间获得七次先进工作者奖状。上海市总工会颁发给他“五卅革命老人”称号。

(二)鸡血疗法的源起

从俞昌时的前期经历看,他并非一般人想象中的“江湖郎中”,而是受过正规的现代医学教育,除开革命工作和坐牢,在私人诊所和公立医疗机构行医时间至少长达20年左右。

在1967年“新乡铁路医院”编印的《鸡血疗法》读本中,俞昌时这样介绍“鸡血疗法”的发明源起:

1952年11月,俞昌时在江西南平工作时,偶尔在鸡的肛门里试了试体温,发现高达43℃左右,从而联想到可能是其神经调节中枢和血液发热机能特别高,因之它的大脑皮层起平衡作用,从而促进生理机能调节新陈代谢,以及它的抗菌、抗毒能力一定很强。俞昌时自称想起在祖国的医学文献上,应用鸡血治疗疾病的案例很多……于是就想到用注射的方法,把鸡血注射到人身上,一定会产生对人体有益的作用。

在上世纪60年代的自述中,俞昌时又称,1952年萌发“鸡血疗法”念头,并最终下定决心在自己身上试验的另一个原因,是“当时盛行着组织疗法”。不过他没有在“组织疗法”之前加上“苏联”的前缀,盖因60年代中苏关系已经破裂,再说受到“苏联”理论影响就不识时务了。

所谓组织疗法,按照1951年5月17日《人民日报》社论“推广组织疗法”介绍,是苏联社会主义劳动英雄、医学研究院费拉托夫院士所发明,“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科学远远超过资本主义国家的科学的一个确证。”它的方法非常简单,“只要从动植物取下组织,加以冷藏或暗藏,再加以消毒,即可用于移植”或者“用动植物的组织,经过一定的手续,制成液体,用以注射”。

这篇文章刊发的时候,全国各地医院,有的已开始或正准备试用组织疗法。这篇社论提到,沈阳中国医科大学大夫王素孚、王健民、周波池、刘永吉等,按照苏联人介绍的方法,制造了生物原性激动素,首先在自己的躯体作试验,看看自己制造出来的生物原刺激素是否有效及是否有副作用。结果体重增加了,大便的量减少了(这是吸收力增强的表现);工作的精力也饱满了;感冒的现象也减少了。而且也没有发生任何副作用。他们并进一步做了临床应用,也获得极大效果。上海的中美医院,北京的北京医院、市立第三医院,天津的市立第三医院,以及武汉、广州等地的医院,均先后学习研究了费拉托夫的这个重要发明,并且得到了不少的成绩。

可以想见,看到这篇社论的俞昌时是何等激动:

第一,他所从事多年的专业领域出现了重大进步;第二,证明了社会主义科技比资本主义更具优越性;第三,在基础理论上,有苏联“院士”头衔的费拉托夫作担保,有国内顶尖医学机构的实验成果。

可以说,在俞昌时看来,根据组织疗法发明的“鸡血疗法”,是政治正确的科技成果。

(三)“民科”的政治机会

从1952年抽出一只大公鸡1.5cc血注射到自己的三角肌开始,俞昌时就一直处在兴奋之中。他自称初次注射鸡血后,没有产生不良反应,反而在一二日内觉得心情舒畅,食欲增进,睡眠良好;到三四日,发现自己多年的腿脚脱皮毛病痊愈,并且身上的皮肤也润起来了。

此后俞昌时又放心地注射了几次,还给亲友注射。他自称15岁的女儿经常腹痛,注射一次就好了。一个农民大腿患有蜂窝炎,高烧化脓,没有青霉素,注射三次就好了。一个患阴道瘤的女人,注射两次就好了。

俞昌时调到上海后,因工作繁忙“鸡血疗法”中断,到1959年“大跃进”时候才重新拾起来。

为了取得病人的信任,1959年5月26日,俞昌时与病人约定,于上午8点在病人面前表演打鸡血,下午病人再注射。注射鸡血两小时后,他感到奇饿,中午吃了八两饭。俞昌时自己说,那天和自己一起注射鸡血的,无论患咳嗽、胃痛还是肺气肿,都取得了疗效。此后一个多月之内,他为三百多人打了鸡血,俞昌时声称他们“全部发生了显著的效果”。

从1959年开始的五年间,俞昌时认为在他自己身上“打鸡血”后,1.精神健旺;2.精力充沛,毫无病痛;俞昌时估计还有第三点疗效:返老还童,延年益寿。

分享给我的小伙伴:
0
发表评论
7天最热
7天热评
月榜